http://51join.com

打造区块链产业发展集聚区,47家产业园抢跑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提出一个观点,县际之间的竞争,推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在区块链领域,各地方政府正通过打造区块链产业园的方式,聚集区块链企业,试图在这场新型科技战中分一杯羹。

近日,工信部及中央网信办两部门联合布了《关于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和产业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中国要打造3~5个区块链产业发展集聚区。

作为孵化区块链企业的重要阵地,区块链产业园在各省和地区打造区块链产业聚集区的过程中承担了重任。

《链新》统计发现,截至2021年6月中旬,国内在北京、上海、杭州、云南、广州等地的区块链产业园数量已达到47家。

地方政府争相打造区块链产业园

上海市是国内最早布局区块链产业园的城市,2016年11月,“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上海协同创新中心”和“天空区块链孵化基地”同时落户上海宝山的智力产业园区,是国内最早的区块链产业园。

之后,随着区块链越来越火,上海市接连成立了4个区块链产业园。

不过,在产业园的绝对数量上,上海排在浙江和广东之后。

杭州是浙江区块链产业发展的领头羊,目前共拥有6家区块链产业园。

2018年4月,杭州未来科技城管委会高调的启动了“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成立之初就有十家区块链科技型项目集体签约。

在打造区块链产业园方面,杭州市多个区之间也互相竞争。

2017年,杭州西湖区就出台文件,打造西溪谷区块链产业园,对入驻产业园的企业和个人提供政府扶持。

2018年5月,杭州市余杭区出台《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政策》,吸引高层次人才安家落户,购房补贴最高可达300万元;对初创企业全面加强金融支持,通过评审的企业可申请最高500万元创业贷、最高150万元天使梦想基金支持。

2019年,杭州高新区(滨江)政府出台文件,提出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产业发展高地,大力发展区块链等未来产业。

广东省也不甘落后,2020年9月,广东省出台政策,明确提出要强化广州区块链国际创新中心、黄埔链谷、越秀国际区块链产业园、深圳南山科技园等4家区块链产业园区的服务能力,为区块链企业提供天使投资、股权投资、投后增值等多层次服务。将“打造集孵化、加速、集聚、监管等于一体的全生命周期产业生态培育体系”列为广东省发展区块链产业的重点工作之一。

目前广东落地的产业园有5家,据《中国区块链企业发展普查报告(2020)》显示,截至 2020年 11 月,注册在广东省的区块链相关企业高达28523家,占全国总数的44.52%。

此外,币安,像湖南、重庆、云南等地,也都通过出台相关文件,打造自己的区块链产业园。

 2020年3月15日,云南省区块链中心在昆明市五华科技产业园落地揭牌。

《链新》从云南省区块链中心了解到,2020年,云南区块链中心园区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346亿元。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提出一个观点,县际之间的竞争,推动了整个中国经济的增长。在区块链领域,各地方政府正通过打造区块链产业园的方式,聚集区块链企业,试图在这场新型科技战中分一杯羹。

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区块链与隐私计算研究中心主任莫晓康,在接受《链新》采访时表示,产业园是综合性的,把相关的企业聚集在一起,对于区块链行业整体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它这种集群效应相当于是把人才和资源集中在一个地方,他们之间会有一种共鸣的效应、互相促进的效果”。

区块链产业园发展还处于初期

据《链新》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6月中旬,我国区块链产业园数量已超过47家。

企业

其中,25家产业园是由政府主导或引导建立。在企业或项目方面,国家网信办公布的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已达到1238个,其中7成集中在“北上广浙”。

虽然一线城市领先优势明显,但中西部城市也希望能通过错位竞争的方式打造具有自己特色的区块链产业园。

湖南娄底市区块链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执行副主任谢纬告诉《链新》,目前全国区块链产业园之间还谈不上竞争。

谢纬认为,一方面全国的园区绝大部分是松散型的,各地政府由于对这个产业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介入的不深;另一方面,区块链行业还属于很早期,整个产业还不完善,没有到激烈竞争的地步。

相对于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在财税、补贴方面的支持,谢纬认为,由于在资金、技术等方面和一线城市有差距,以太坊,像娄底这样的三四线城市,更多的是在市场场景方面给予企业支持。

和实体经济结合是关键

在各地打造区块链产业园的政策中,都重点强调区块链技术和实体产业相结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