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51join.com

流浪地球3年后,“新国家队”币安高调回国

海外无根漂泊3年后,币安在今年年初高调回国。

币安官方微博表示,2020年3月27日,临港新业坊、临港创新管理学院以及币安中国核心团队成员基于各自的产业及技术优势,共同合作,币安还将在上海设立地区总部——区块链技术研究院。此举标志着币安的中国总部开始落成,币安的虚拟货币交易在中国地区获得了通行证,在成为国家队方面,币安走在了前面。

币安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虽然一直在全球分布式办公以逃避监管,但由于在币安交易的中国境内用户居多,币安一直想回归中国。

这次顺利回归,标志着币安在国内的政府关系获得了重大突破。此前,币安的上海办公室被警方几次上门捣毁,现在可以公开落地上海,说明币安已经搞定了警方和地方政府关系,可以在中国境内经营业务了,对币安是重大利好。

有消息人士表示,币安这次回国,与上海当地权威国企愿意给币安站台关系有关,该国企背后的强大政府资源支撑为币安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提供了保障。

获国企站台,币安千万级“金元外交”收获硕果

直接促成币安在中国落地地区总部的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下属唯一一家以产业园区开发和配套服务为主业的国有企业,临港新业坊与临港创新管理学院都是它旗下的机构。临港集团曾引进特斯拉超级工厂,该工厂已成为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投资项目。

去年,币安就有重返中国的意愿,但由于去年年末高层集体学习区块链后严打加密货币交易而暂停,币安的上海员工被要求在家办公,何一的新浪微博账号也遭到多次禁封。

但不到半年,币安躲过了严打期,并且通过“金元外交”搞定了有关部门,得以顺利在国内与中国地方政府进行区块链技术合作,并让其为币安在中国的业务发展提供保护。

消息人士表示,币安为此付出了数千万的投入。据报道,为了进一步讨好国内的有关方面,币安在疫情期间非常高调地进行公益活动。春节前一天,币安在区块链行业最早表示要拿出1000万支援湖北。

最终,币安的“金元外交”敲开了重返中国的大门,与有实力的该企业达成合作,后者将为币安在上海的发展搞定关系。

尽管中国央行对加密货币交易的态度仍然没有发生显著变化,315央行官方还明确策划了针对“币安”交易所刷量、宕机、洗钱等负面信息的文章,以及近期币安出现了多次技术故障与宕机事件。但在此之后,币安都不再用担心这些问题。

币安内部人士表示,快速强大的政府关系让币安开始具备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样的能力,她进一步说明,312时尽管币安爆仓人数也巨大,但维权群体被币安“强大的有关能力”进行了有效解决。

显然,币安数以千万计的金元外交取得了预期成效。

抛弃“岛国策略”,支持港毒的币安成国家队

如果说币安早期的出海发展是岛国策略的开始,那么近期的高调回归就代表着币安开始向监管示好的重要信号。

央行联合七部委在2017年9月4日发布联合公告,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于2017年9月30日前彻底关停其在中国的所有交易活动。此后,数字资产交易所中出现了一股出海潮。

当时的币安,在国内监管环境收紧的趋势下,开始移师海外,由于在境外为国内用户提供便捷的虚拟货币交易服务,币安实现了快速发展。

但2018年,一些原本被认为对数字货币开放友好的国家也开始对这个行业严加监管。日本、美国等国家陆续出台了更为严格的数字货币监管政策。在币安驻足三个月后,日本对它下了"逐客令"。

报道显示,日本金融厅针对币安发出警告,由于该公司在日本没有注册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但是币安通过互联网向日本居民提供数字货币交易服务。金融厅发出警告的目的是防止投资者可能受到损害。

对于"日本金融厅警告币安"事件,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表示:币安目前并没有在日本注册,所以日本方面不可能向币安追究刑事责任,其实就是一种"本土保护"。

但在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烽看来,若币安在收到警告之后继续在日本开展业务,将面临刑事指控。他解释道:"在没有获取日本的牌照的情况下,一旦被日本金融厅发现任何一个日本公民在其平台进行交易,都可以造成对该平台的刑事指控。"

对于币安来说,日本的"逐客令"只是个开始。同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声明,要求提供符合证券定义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必须在SEC注册为国家性质的证券交易所或取得豁免权,该政策的颁布显示出美国政府对数字货币交易较强的监管态度。

美国数字资产交易所Kraken发布报告显示,2018年从美国相关法律部门,包括FBI, HSI, CIA, IRS, SEC,对数字资产相关的企业发出的法律传票达到315封,与之相比,仅有160封传票发自其他国家。监管日益严苛的态度使得币安对美国望而却步。

2019年12月,币安官方微博账户被封。根据当时Asiacryptotoday的报道称,币安或涉嫌支持香港「港毒」抗议。文章指出香港骚乱对当地企业造成了广泛破坏,并援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

「币安被怀疑为香港暴乱提供资金支持,为暴乱者提供了资助渠道,安全监管机构已经开始监控这种行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币安微博账户被关闭。」

另一个引发社区质疑的是,币安在今年二月宣布提供港元存取款服务。根据Hong Kong News于6月4日发布评论文章称,作为一个司法管辖区,香港本地银行并不愿意为加密货币公司提供账户,但币安却为港元打开法定货币兑换大门,这一做法同样引发多方关注。

为了应对中、美、日等国越来越严的监管,币安团队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且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就像漂泊的海盗都需要一个暂时的落脚点一样,币安选择进驻欧洲岛国马耳他,这一策略也被业界戏称为 "岛国策略"。

但在之后,币安也遇到了包括其所宣称的全球总部所在地马耳他监管部门的公开打脸,宣告了流浪地球计划的死亡。

在今年开始选择回归祖国怀抱,代表着币安“岛国策略”的最终结束。一向善于择木而栖的币安选择回国向监管示好,靠金元外交投靠国企,以便顺利拿到虚拟货币交易“国家队”的牌照,清除之前支持香港暴乱给监管留下的不好印象。

意料之外,大批维权者聚集上海

最先对币安表示欢迎的,还是此前被“有效解决”的庞大维权群体们。由于早先受到币安强大关系网的阻挠,维权者们投诉无门,一度都无法在网络上发出任何声音。随着币安宕机、插针等事件频繁,维权群体们人数进一步剧增,维权者们绕过了币安设置的重重阻碍,费尽周折来到了币安上海新总部附近。

但这并不会有什么用,币安方面已经聘请了国际顶尖的安全团队阻挠维权者,并持续通过“金元外交”的努力给相关方面施加影响力,从而最终让维权者自己放弃索赔权力。

3.12币安合约爆仓的人到币安上海办公室维权,到现在还持续着。然而这还不算完,5月31日,币安合约又插针了……

插完针以后,一堆用户找币安维权,然而币安客服的画风就是这样的……

在这里,要给各位维权者一个善意的提醒:币安已经通过与监管层达成某种交易实现了在国内的安全回归,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做什么螳臂当车的自不量力之举了。

要知道,高调回国的币安早已在这些问题上做好了万全准备。等待你的,或许是币安一句话的拘留以及充足的法律手段,所以,不要试图通过一些行动来威胁币安,这可能被视为对未来“国家队”的挑衅。

随着币安国际化办公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未来币安扎根中国的战略将会越来越深入,拥有强大背景支持的币安将在中国继续顺利开展虚拟货币交易,这一点非常值得期待。

现在,币安拥有非常强大的法币通道,支持世界各地通过法币购买加密货币。未来假以时日,你在币安上就可以用人民币直接交易了,这将是对人民币国际化非常好的助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