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51join.com

刚“砸钱”打造币圈女团,币安现在又想来玩大

当现货市场的盈利故事不再具有吸引力后,币圈存量用户开始走向合约“赌场”。

合约市场的增长有多快?

或许看看币安这个合约赛道后发选手的数据,就能清晰地感知:2019年11月初,币安的合约交易日持仓量不到5000万美元,到了2020年1月,合约持仓量已逼近1.5亿美元,几乎是呈3倍增长。

不仅币安在增长,有数据显示2019年头部合约交易所的总交易量涨幅超过300%,到了2020年更是只增不减。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淘金者和送水人。如今,加密市场上最火爆的生意,当属代开合约交易所。

除了 Chain UP、币核这些技术服务商,最近“老大哥”币安也在密集推广自己的币安开放平台产品,美其名曰“要把技术赋能全行业”。

值得深思的是,币安的合约业务虽然风生水起,但实际因为起步稍晚尚未尝到多少甜头,岂愿将蛋糕拱手让人?如今开始打着“零成本”、“高力度扶持”的口号帮别人开合约交易所,币安究竟安了什么心?

币安也来做经纪商业务,一心赋能行业还是有预谋的商业吞并?

2020年,币圈独角兽币安正在尝试“另谋出路”。

或许,币安早就意识到了纯做中心化交易所的天花板有多高——市场新资金越来越少,如果不拓展新业务抢夺新钱,头部交易所的王座并非长久。

币安的下一站剑指开放平台。

币安掌门人赵长鹏在官宣币安下一阶段的杀手业务“币安云“时曾放话:5 年内云服务营收超越币安主站,币安云将取代币安交易所,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

当时,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币安云的业务模式。

简单来说,币安向其他交易所出售自己做交易所的所有成熟技术、运营经验和主站的交易深度、流动性等,小到前期服务器的选择和运营方案,大到整个交易网站、APP的全套技术解决方案。

这是一种非常重的付费合作方式,除了币安云业务外,币安开放平台最核心的另一业务就是币安全球经纪商计划(Binance Broker)。

比起币安云业务,币安经纪商(Binance Broker)业务就轻得多了。

币安 broker 本不是什么新业务。早在 2019 年 9 月,币安就推出了币安全球经纪商计划(Binance broker)。币安为经纪商合作伙伴提供订单撮合服务、账户管理以及结算系统等服务。只不过,彼时的币安还未确定成为下一代交易所服务商的方向,而是尝试跟更多同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到了 2020 年,币安官宣开放式平台计划后,币安的业务方向也正式从中心化的、不断抢夺用户的中心化交易业务,走向了服务商的角色。

今年2月6日,币安升级全球经纪商计划,新增合约产品,币安为想要成为合作伙伴的客户提供 API 接口,客户共享币安合约的流动性和交易深度等,继续与币安分成手续费。

当然,此前不少交易所都有做经纪商方向的业务,他们大部分还是在服务机构客户。币安的业务不仅仅是聚焦在高净值机构用户身上,包括以下三类目标客户:

加密货币数据跟踪企业,通过集成币安实时交易信息,产出更多有价值的信息;小型交易平台,通过接入币安API,享受其深度和流动性;高净值客户/资产管理人,利用币安的市场和现货、合约交易,现货杠杆交易、借贷等特色服务分散其资产组合。

此前的一份数据显示,当前币安已经和超过200多家经纪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用户包括交易所、交易机器人、钱包、资讯平台、理财策略方和带单平台等等

醉翁之意不在酒

将自己赖以生存的本事共享出去,算是自断生路吗?

从数据上能清晰地看到,币安在加密货币市场的体量正在不断遭遇威胁。当然,币安也有尝试各种路径来扩大自己的行业影响力和体量。

从币安“回归凡间”,开启合约业务的那一刻起,币安就注定了要在这场交易所之间的战争中杀个头破血流,但是毕竟存量市场太有限了,但仅靠做矿池、做公链和“买买买”的收购路线是远远不够的。

币安 2.0 若想真的做成一片森林,就必须要不断播种新的树木,并且还要有使其可持续发展的水源和肥料。去寻求新的增量、走向更大生态走是币安破局第一步。

对于币安这样体量的行业巨鲸来说,想要从交易直接掉头走向服务商很难。

一方面,短期内币安赖以生存的主要盈利业务还是在交易上,前面也有提到,合约市场是币安的新领域,其合作伙伴很得跟币安站在同一市场竞争,想要甩掉,只能依靠想象更多有创意的合约产品;另一方面,不一锤子买卖、提供更长期的全面服务特点的币安云、币安经纪商计划业务会给币安带来更重的成本。

不过,对于币安来说,这绝对不是在做一门亏本生意。一旦币安扶持出合约界的新三大,币安也将能长期获利,并且成功转型。

现在的币安或许并不能依靠经纪商业务获得巨额收入,但可以想像的是,若币安真的做成了行业标准,币安可能先吞并一系列小型服务商,一步步成为最大的那条吞食鱼。一旦新的交易所服务商垄断格局出现,新入场者将很难破局。

比起挣更多的钱,经纪商这件事,是币安放长线钓大鱼的第一步

此外,币安开放式计划还有另外一项业务——C2C。

币安 C2C 平台通过客户对客户(C2C)或企业对客户(B2C)的模式为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服务,币安为认证的商家和用户提供了一个平台,免费发布他们的交易单广告,并提供托管服务,让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加密货币币种、数量以及支付方式,降低门槛。

简单理解,币安的 C2C 交易是一种更加灵活的加密货币出入金模式,将推动加密货币的全球普及化。目前,币安 C2C 上线 8 个月,币安 C2C 平台总交易量已经突破 10 亿美元。币安计划到 2020 年底在 30 多个国家推出 C2C 交易服务。

一手抓紧 to B 市场,一手招揽 C 端用户,无论是开放计划中的 C2C 还是经纪商业务,反哺币安 ,良性健康循环,才是币安这步棋的真正用意。

小 B 端想要快速分羹合约蛋糕,币安 broker 或许是个不错选择

跳出币安的角度,对于仍想分羹合约市场一杯羹的“小 B ”们来说,接入 broker 的动机再充分不过了。

在加密货币世界总市值不断攀升之时,DApp、公链等等业务都在被证伪,行业的玩法越来越少,币圈唯一核心不变的需求,只有交易。

咱们姑且不去讨论合约交易到底是新的市场蓝海还是竭泽而渔,交易至少是当前加密货币世界中为数不多跑通了的商业路径。

交易所赛道的一大未来趋势是:合约市场和现货市场各自为战。当然,现货三大主流交易所格局难以撼动,也就是说,合约是留给小交易所们的最后机会。如这一两年兴起的 FTX 合约交易所,凭借其有趣的产品,跻身头部合约交易所之列。

靠着这波合约交易热,谁都有可能站上风口成为下一代的合约交易所中的三大。

但币圈热点的迭代往往总是飞速,要想瓜分现在还是红海的合约交易市场,时间成本跟开发成本同样重要。

交易平台想要快速起步,收获价值,选择币安的服务是个不错选择。此前币安云的经验是,币安云可以在3~5天内帮助客户搭建一套成熟的交易平台系统。

币安经纪商计划目前采用免费接入的形式,对于交易界的小白选手来说更是一门省心省力的好事。

在接入合约经纪商后,币安还将帮助其设计订单撮合系统、账户管理系统、结算系统,目前币安的底层架构还是相对安全稳定的,由其扶持的技术和产品自然也不会差。小B们还能借此机会去探探行业顶级交易所运营和技术方案。

当然,币安经纪商计划面向的可能更多是已有系统的客户。对于这类小B来说,最痛的痛点在于,没有流动性就几乎不可能获取用户。

共享流动性是币安经纪商计划最大的卖点,其实核心在于当前币安的交易深度、流动性足够好,能够充分解决小交易平台流动性不足的难题。“流动性”问题,将在接入币安API后迎刃而解。

据了解,目前币安的经纪商可以共享其全行业最顶级的流动性和深度,减少对冲和做市成本,现货 600+,合约 20+交易对可随便用,合约不插针不滑点。

除此之外,交易平台接入还可以获得 60% 的手续费利润。 既能享受一对一业务支持服务和币安的全方位赋能交易所业务,又能背靠币安的品牌打造自己的独特业务,对于小 B 们来说,何乐而不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